星默语

总想创作。最容易浮夸失望;没有忍耐而求近功实在是苟且的心理叶圣陶《文心》

大家好
这里是喵星
佛系写手加画手
本命佣空
我吃蝶空和杰佣和我本命佣空有关系吗?
我想要评论 ( ‘-ωก̀ )
啥都更新啥都写啥都画
(这个图片是我人设)
想看什么在这里说一声,说不定我会写哦✔
现在高3党,平时不在,大概就星期天会冒出来一下下,
如果你ky加骂人 角色歧视
我举报拉黑加屏蔽哦(ପ( ˘ᵕ˘ ) ੭ ☆)

关于吻(佣空 前机 裘医)

₍ᐢ⸝⸝›   ̫ ‹⸝⸝ᐢ₎嘻嘻嘻

佣空

玛尔塔总是会慢慢的贴近他干燥的嘴角,一点一点的吻着,然后再缠绵的摩擦着,她感觉到对面的他蠢蠢欲动,然而她攻城却不入,每一次当奈布欲回吻,玛尔塔总会巧妙的退开,似晓非笑的看着他,落下一个空间,让他的欲望发酵,蚕食他的理智。

奈布在玛尔塔还想玩那让把戏的时候,一把回扣住她的后脑勺,猛的吻了上去,舌尖交锋,吸吮着这个女人的味道,在她的口腔里侵略,搅动她的思绪。

结束后玛尔塔在他的嘴角狠狠的咬了一口。

“下士,你又输了”

“心甘情愿,我的长官”

前机

小特总是在威廉起床的时候一把抓住他,然后往威廉身上一挂,露出傻乎乎的笑容,再用自己软乎乎的小脸去蹭蹭威廉的大胡渣子,把自己弄的格格的笑了出来,再蜻蜓点水般的在威廉的脸上落下一个甜甜的吻。

威廉把他的小女孩放回床上,吻了她的鼻尖。

“早安,我的小仙女”

裘医

裘克每一次回家,一脚踹开门,直奔着厨房的艾米丽,大熊抱一般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把脸深深的埋入她的脖间来缓解一天的疲累,这个时候只有锅里的水在冒着气泡,温暖整个空间。

慢慢的,裘克开始向艾米丽的锁骨吻去,向个调皮的孩子一般,偷吃着他的水果糖,甜甜的

“艾米丽,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裘克”

当女朋友喝醉了(补)

之前还有前机和佣空的,,在星默语这个他过来里哦


裘医篇

“裘克,裘克,艾米丽她……”

才下班的裘克就看着艾玛急匆匆的跑来。

“艾米丽,咋了?”

“艾米丽她……她喝多了,现在在圣心医院……”

还未等艾玛说完,裘克已经往医院跑去。

“这个疯女人!”

这个时候的艾米丽正拿着裘克的小火箭突突的开的可开心了。


裘克满脸黑线“艾米丽,黛儿你快点给我停一下”

然后艾米丽突突的就从旁边过去了。

我突突突的来,正如我突突突的去,不带走一个裘克                      ——艾米丽

在裘克在老头的机关墙借过来后,终于阻止艾米丽的玩闹,一把扛起艾米丽就走,艾米丽一路都在乱动,裘克一巴掌啪在艾米丽的屁股上,世界终于安静了,可下一刻。

“裘克,你个王八羔子!!!”

终于千山万水回到了家,裘克把艾米丽往床上一丢。

“睡觉吧,老太婆”

当艾米丽醒来,只发现了暖暖的姜汤在床头了。

“哎,姜汤送我回来的吗!”


当女朋友喝醉了(含佣空,前机)

佣空篇

“你……你是谁啊!我要的是奈布”

玛尔塔抱着住子拿着酒瓶不让奈布靠近半分,醉醺醺的脸颊烧的绯红,鼓起的小嘴。

奈布轻叹

我的长官勒……你咋怎么可爱。

“那你为什么要奈布啊”奈布干脆坐在地上。

“我喜欢他!就是这样!”玛尔塔一脸骄傲。

“那玛尔塔为什么喜欢他”奈布勾起了嘴角,平常可没机会这样调戏她的小老虎。

玛尔塔直直的盯着奈布,紧皱起眉头,一副深思熟虑的小表情。

过了好久,突然笑了起来,眯起了眼睛,勾起了甜甜的嘴角。

“嘻嘻嘻,这个嘛,我不告诉你,这个是我和他的秘密哦”

“那玛尔塔我带你去找奈布好不好”

“好!!!”激动了玛尔塔一手把把手中的酒瓶扔的老远。

回家的路上

“奈布,我要举报金身”

“好,我帮你”

“我觉得可以把瑟维杀了,他太胖了”

“就是,胖成猪了”

“我觉得黄衣和地下室不是个好东西”

“嗯,黄衣本来不是东西”

这个时候的玛尔塔就是一个胡言乱语的小女孩

突然玛尔塔用鼻尖去蹭了蹭奈布的脸颊。

“奈布 你最好了”

前机篇

“屠夫,我要打死你!!”小特拿起橄榄球就往墙上撞去。

喝完酒的小特战斗力仿佛一拳打5个。

“小特冷静!!”威廉后悔了 我为什么要带她来喝酒啊啊啊啊啊,一把接住小特。

突然小特身体一软,完全摊在了威廉的怀里。

“威廉……”柔柔的一声直叫进了威廉的心坎里,让他虎躯一阵。

“怎么了”

这个时候的特蕾西啊,乱哄哄的脑袋,发红的眼角,杂乱的衣衫,水汽朦胧的眼神,若隐若现的锁骨。

特蕾西轻轻的吻上了威廉的嘴角,贴近威廉的耳朵气息一点一点的吹在他的肌肤上。

“我想要……”

威廉深乎一口气,看着眼前女孩乞求,搂上她纤细的腰,平常胆小的女孩今天有点大胆啊。

“想要什么?”

特蕾西仿佛被问住了一般,原来就因为酒气变红的脸越发绯红。

“我想要和你一起……”

“一起干什么?”

“你不要笑我哦”

“当然”

“想和你一起修500台电机!!”

“???”

(因此威廉和特蕾西一晚上把庄园的电机修了个遍……)

你喜欢空军,关我玛尔塔什么事情

(佣空)余生我一直都在

标题废在这里  (〒︿〒)我感觉玛尔塔和奈布的爱好或许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深入骨髓  佣入灵魂


  他——就那样横冲直撞的重新闯入她的世界。

  大山里,黑色的枯树和雪色交织出绝对的寂静。

  原来初冬的暮雪也可以下了那么压抑。

“嘿 玛尔塔上校,今天也去打猎吗?”

隔壁的格玛婆婆,面包一样胖乎乎的手抱着煤炭向家走去,红色的布裙在雪地里异常鲜艳。

玛尔塔.贝坦菲尔是退役的军人,大战过后她拒绝了国家给她的高官爵位,自己独自一人到这个安宁的村庄。

“嗯……”呼出白色的水气在空气里散开,毛领上有雪花飘落然悄然无声的化开。

  身后有一声叹息被雪淹没

  告别格玛婆婆,她继续向山上走去,把自己融入风雪,玛尔塔可不想任悲伤在那个寂静的木屋里面肆意发酵。

直到中午,和她想的一样,没有任何猎物出现,只有白色在视角里无限蔓延。

她一口烈酒下咽,心肺里落的滚烫。

玛尔塔摸着右手的骨节,那是一双并不好看的手,伤痕累累而且也不白皙,玛尔塔顺着一道小小的伤疤的痕迹在无名指的指根处打转。

她不知道再等什么,等着悄无声息的雪把自己埋葬吗?

沙沙……雪的声音,但是有什么在拼尽全力在发出声响。

玛尔塔听到了,很细微但也足以确定

一声清丽的鸣叫

她知道了自己在等什么了

玛尔塔起身无所顾忌的跑向那个方向,寒风划过,喉咙里面被冷风管的刺痛,

在哪里?

鸣叫越来越大,声音里带着重见黎明的激动

一抹蓝色点亮了天地

那是一只幼鹰,白蓝相间的羽毛,乌黑的眸子映射出玛尔塔的狼狈,幼鹰竖起了全身的羽毛,喜悦蔓延了整个小小的躯体,它从窝里探出身子,一点一点的向外扑腾,急迫的想要飞出来,扑腾一声,鹰从窝里摔下,一头扎进了雪里,可马上钻了出来!跌跌撞撞的向玛尔塔扑来。

直到视线模糊,玛尔塔慢慢的弯下腰去。

一字一句说的很慢

“我带你回家吧”

如同那个曾经带她回家的人一样。

昔  回家

“你叫什么名字”

  奈布在废墟找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琥珀色的眼睛警惕的盯着他。

沉默,奈布想去摸摸她的头,女孩却猛的扑上来一口咬上他的手臂,仿佛战争里初露獠牙的幼兽,稚嫩的身躯里是被这个时代强迫变的冰冷的心。

奈布愣了愣依然坚持的揉上了她的头,轻轻的安抚。

  过了好久好久女孩渐渐的松开了口,试探的凑近他的鼻尖。

废墟里面烟尘扬起,惨白阳光下是支离破碎的大地,奈布抬头想了想,原来还有眼前这样可爱的人啊。

“我带你回家吧”突兀的邀请,没一点点的浪漫

女孩不懂,她只放松的闭上了眼睛,就这样选择相信了他。

玛尔塔上校有了一只幼鹰,听说是从大山里捡的,虽然我不理解大冬天的一只鹰为什么会出现在雪地里,但是当我看到我们的玛尔塔上校重新有了笑容,就已经足够了。

                        ——格玛日记

  玛尔塔有了一只蓝色的鹰,因此那个孤寂的小木屋重新有了活力,它会在清晨为玛尔塔推开窗帘,放进第一束的阳光,然后站在玛尔塔的鼻尖去啄她的额头,直到玛尔塔无奈的睁开眼睛,看到窗台上开的正好的花。

  它会和玛尔塔一起去打猎,然后向一头不知道比它大了对少倍的野猪冲去,然后再被猎物追着逃跑,玛尔塔急匆匆的上去帮忙。

路过的格玛婆婆便在旁边坐下,看一只猪追一只鹰,还有跑在最后面的玛尔塔上校,

“多久了啊”

格玛想都没有想到她竟然重新看见了阳光下那久违的笑容。

昔  伤害

“第1小分队呼叫总部!请求支援”

可空洞的夜里无人回应,通道里最后只有玛尔塔把对讲机摔在地上的声音在回响

他们是国家最强的武器也是最大的威胁!

——他们被抛弃了

这个国家是奈布教会他去爱的,他拼尽全力的去守护的。玛尔塔不喜欢战斗,她只想守护他一个人而已。

可为什么呢

可笑啊,守护的东西化成了刀剑反过来刺向了他

  背上的人早已经昏迷不醒,血染透了2人衣,让玛尔塔的视线模糊,2人的身后托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迹,是从地狱爬出来的。

  玛尔塔一步一步越来越吃力气,突然她感觉到背上一轻,人突然向外倒去。

“奈布,萨贝达!”

奈布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他看着眼前的女孩着急的表情,想要努力的从喉咙里面发出声音去安慰。

“玛……玛尔塔,我……在,别怕”

可是啊,这句话竟用掉了他最后的力气。

战争夺取了她此生唯一的家

“那你在哪里呢……”

“你答应我的婚礼呢?”

黑暗总可以把脆弱放到无限的大,玛尔塔紧紧的包住自己,蜷曲在小小的一角,放不过任何人,包括这个从血雨里活出来的怪物。

幼鹰紧紧的贴着玛尔塔的额头,想极力去温暖那个自己深深爱着的女孩。

“我在啊,从未离开”

奈布只知道那天他在孤寂的空间里一直睡着,睁不开眼睛,却可感到有流光从身边划过,带走了什么。他去握住了其中一个,光晕散开,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女孩痛彻心扉的哭声,一瞬间万般的痛处透入了骨髓击破了灵魂。

有一个名字逐渐清晰——玛尔塔.贝坦菲尔

“你即将进入轮回,你这一生功绩已满,你要去何处?”

“我想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变成走兽飞禽也无妨?”

“是的”

那样不如意的世界,我怎么可能会留你一个人。

清晨

格玛婆婆推开了木屋的门,看到堆积成山的空酒瓶,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弯腰收拾起来,枕头上的痕迹让格玛知道了昨天又是一个不好的夜晚。

身后的门被推开,扑面而来的风吹起格玛的发丝,玛尔塔带着一身晨光回来了,

“格玛婆婆,早上好!”

格玛有些恍惚,这样的上校她从来没有见过

那只鹰飞到玛尔塔的肩膀上,蓝色的羽毛绚丽的没有一点阴霾

合—

就这样有了初冬的重逢,他看见了她,疲惫的眼神,狼狈不堪,他的女孩从来不懂怎么照顾自己。

只不过已经没事了,没事了,

我回来了啊,玛尔塔

“光天使,你是不是太无聊”赤天使无聊的爬在云朵上。看着水里的人间的画面,格玛婆婆就是她的姐姐。

“我在想他们会不会认出对方”

格玛婆婆告别玛尔塔上校,那只鹰已经长大了,或许已经苍老了。

“噗嗤,姐姐啊,你是不是天上待久了,变笨了”赤天使绽开了明艳的笑容,眼睛里却无比认真。

“他们本就是同一个灵魂啊”

无论如何也分不开对方,她是海盗,他便化成鲨鱼,遨游万里,她住在森林他就化为孤狼,为她守护一方安宁。

关于拍海报这件事(佣空浮光掠影)



佣空的礼服,我们在佣空圈刷一下情侣皮就好了哦~是以第一版的浮光掠影为基础的


我!奈布,萨贝达,现在有点害怕。

我的敌人不是可怕的监管,也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群(?)美丽的女士们……

“那个……红蝶小姐,不是玛尔塔喊我出来比军拳的吗?现在什么情况?”奈布的疑问被女士们的兴奋埋没了。

佣兵现在有些慌,看着红蝶一脸和善(误)的拿着一个圆形的东西向自己走来,身后还有其他的女求生者抱着一堆五颜六色的东西笑嘻嘻的向自己逼近,并且空气中还散发着莫名的香味。

在红蝶的手离自己还有0.0001厘米的时候,奈布突然想到!

记得女生们这样兴奋还是上次……幸运儿穿女装的时候……

              难不成!

军人绝对不可能!

奈布 萨贝达在0.0001厘米到来之前一个弹射护腕躲开了红蝶手中的生化武器,并且快速回头不让红蝶追来,红蝶硬生生的气出一张般若的大脸,突然红蝶身后穿着与红蝶闺蜜装的瓦尔莱塔一口浓丝蹦出,奈布一个90度弯腰躲过蜘蛛小姐的吐丝,才到教堂门口4个信徒小妹妹笑嘻嘻的包围了过来,手里拿着蓝色的小裙裙???,奈布一个跳跃单手撑过信徒的头顶直接翻了过去,反手一推几个小可爱摔到了一起,这大概是身高优势……,奈布还来不及高兴,舞女早已经放好了3个减速八音盒拿着小皮鞭等着他的自投罗网,一条鞭子打来,奈布向后倾斜45度角,鞭子带着风擦过他的脸,在鞭子收回去的一瞬间奈布立马抓上,在舞女小姐差异的一瞬间,用力一拉,成功逃脱追捕。

  “女孩子真是麻烦啊”奈布扶住大门休息。

“你说谁麻烦?”一把抢突然抵住他的背后,奈布转过头对上一双虽然熟悉却依然让他心动的眉眼。

奈布还未反应过来,玛尔塔嫣然一笑。

“你是在庄园变懒了吗?这样的偷袭都躲不过了?”

奈布拉了拉兜帽,脸有点发烫,我躲不过的……从来都是你啊。

玛尔塔今天一身玫红的劲装,勾勒出属于她的气势,精致的妆容把本就英姿飒爽她称的越发英气逼人,军帽上有舒展的金色叶片,胸前的玫瑰散发着点点的流光。

奈布捂脸,主要是这背也太诱人了吧,白皙的蝴蝶骨,修长的曲线……

突然!追来的艾米丽大喊一声!

“玛尔塔,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吓的玛尔塔一把抓住准备逃跑的佣兵小兄弟。

“玛尔塔,松手”

“不!”

“再不松就被你勒死了……”

最终奈布被蜘蛛小姐绑到了椅子上。

“不就拍个海报吗?会死吗?”薇拉一脸暴躁加嫌弃的把佣兵的外套扔掉,完美的腹肌隐隐若显。

“咳咳”玛尔塔转过身去

“???”奈布。

在女孩子们的加油下,原来随随便便的雇佣兵先生也可以那么帅气。

“再挨近一点,别那么紧张”约瑟夫准备拍照。

这2在战场上的勇猛锐气的军人,在镜头里有些局促不安。

“奈布,搂住玛尔塔的腰”

“什么……”奈布有点不知所措了。

“看什么看,楼我!”玛尔塔直接楼上了奈布的肩膀,嘴角勾起坏笑

“磨磨唧唧的像逃兵一样”她在他的耳边轻轻的挑逗摩擦,像猫一点点的挠着奈布的心脏。

她总是可以准确无误的激起他的情绪。

“哦~是吗?”奈布一下子拉近他们的距离,玛尔塔的香水漂浮在他的鼻尖。

             ——咔嚓——

虽然最后奈布和玛尔塔的单独海报没有上线,但是那张照片可永远待在了奈布的枕头下了。


蝶蝶的盛世美颜~谢谢里奥先生提供的场所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空军仿佛要从国家队出来了,那个女孩那么努力,也该休息了吧——灵感来原


是什么时候呢?

信号枪竟然落了灰尘,第一次感觉自己有些没用呢,我这样想着。

“玛尔塔,醒一醒,游戏通道要关闭了”特蕾西拍了拍玛尔塔的肩膀。

“谢谢……”玛尔塔揉了揉眼睛,看着战损的队友慢慢的从来游戏中出来,自己又等了一天吗?微微握紧了双手。

——  一场也没有

从第6赛季开始,我好像有些跟不上队友节奏了,看着手里的抢,身边走过的是曾经的队友,玛尔塔抬头眼睛落向飞速走过的人群,他们的影子一个一个划过玛尔塔的脚边,说真的,这种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呢。

原来我已经跟不上了吗?风真冷。

通道关闭  求生者们来到了大厅,用温暖的灯光和美味的食物来化解一天的疲劳。

却不见3人的身影。

楼上

“玛尔塔?”艾米丽转过身,抱歉的对奈布摇了摇头,门依然敲不开,空军小姐已经好几天这样了。

“谢了,艾米丽小姐”奈布礼貌的谢过,重新带上兜帽走了出去,楼道里面一阵叹息。

  “这俩个人啊……”艾米丽无奈。

  一个倔强  一个沉默

湖景村  一个小黑点坐在船头的夹板上

海风呼呼的吹着,弄乱了玛尔塔的头发。

“怎么,战斗了5个赛季的空军小姐现在知道累了吗?”欠揍的话语响起,未等玛尔塔反应,一个黑不溜秋的坛子落在了自己的怀里。

“给,我从黑白那边偷的……叫什么老2锅头?”奈布并着玛尔塔的傍边坐下,风掀起奈布的发丝,兜帽也被吹下。

       “如果不开心,就喝吧”

     风呼啸,海水翻涌,星空耀耀,

“你……”玛尔塔张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那双蓝色的眸子平时总带着疏离和冷漠,今天竟然有些温柔。

“你别误会,我就顺便路过”笨拙的谎言

“嗯,我知道”玛尔塔悄悄地勾起了嘴角

“那可以随便把肩膀借我靠一会吗?”玛尔塔解开马尾,任发丝飞舞。

“嗯”奈布感觉到了肩膀上的一处依偎。

那天晚上玛尔塔不知道喝了多少,也不知道她怎么回到自己的床上。

大家只知道第2天,佣兵变了 会笑了像冰川的他仿佛被融化了。

当特蕾西看到来救她的奈布的时候,是惊讶的,那个冷漠的雇佣兵,原来也会为队友拼命啊。

有人问奈布“你为什么那么拼命”

奈布的眼睛里亮起一点一点的光,

他说:

“因为有个笨蛋,让我保护好她的队友”

奈布笑了,很温柔的笑,岁月里,战争给了他太多的尖锐,可也因为岁月奈布遇见了他余生唯一的长官。

那天晚上玛尔塔,摇摇晃晃的走在夹板上,月光安静的撒在她的身上合着红晕,展开双臂,露出最好看的笑容对着奈布说。

“要好好保护他们啊,他们可……可都是我的队友”

“嗯,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的长官”玛尔塔在奈布的怀里睡去了,玛尔塔不知道那天奈布其实还偷轻了她的额头。

“那个笨蛋啊……”

“啊切!”

在房间里面被海风吹感冒的玛尔塔打了一个大鼻涕,感冒变严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