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星墨玉

简简单单就好 平平淡淡我爱

克利切……也要抱抱

慈善家和园丁在孤儿院的那段岁月,或许很简单很幸福

“克利切,起床了,今天可是万圣节,为了孩子们,我们可要早点“工作””

面前的女孩,不再是才来干瘪的样子,已经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姑娘了,那双会笑的眼睛,一弯起来如3月的阳光。

如果除去楼顶上的破洞,被这样可爱的艾玛叫醒,一定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窗外已经雪花飘飘,铺满了大地,有音乐传来,远处的街道上人来人往,高高的圣诞树被挂满了小灯,各种各样的礼物,柔嫩多汁的烤鸡在橱窗里面发出诱人的光芒,那里的孩子们笑容充满了整个冬天。

好吧,这一切和这条白沙街毫无关联,特别是这个在雪里立柱的烂房子,被人们遗忘的孤儿院。大概也只有雪花在门前拜访了。

    艾玛喊着孩子们起床了,冬天早到了,孩子们身上的衣服依然破旧,火炉里面没有一点点火花,唯一热的大概只有那不像样子的早餐了,是一锅没有米的粥。可孩子们依然吃的津津有味。

“洛塔,你带着孩子们好好待在家里,我们出去“工作”了”

雪花在屋外无限的蔓延,这是一个美丽却脆弱的世界,孩子们在窗前嘻嘻哈哈的笑着,那样的笑容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呀,艾玛看了一眼拉起斗破和克利切一起走入了雪里。

中心的街道上,比烤鸭更诱人就只有那铜臭味的钱包了。

     “放开我”艾玛极力挣扎

     “小丫头,刚才演戏不是挺厉害了吗?”

一个胖的可以挤出油的中之年男人抓住艾玛的头发往后拉扯,他脸上还有被抓红的痕迹,可以看住刚才在大街上的惨状。

“仔细看小姑娘还挺漂亮的,要不就用这脸来还吧”

男人色眯眯的眼神在艾玛身体上游走,描绘出艾玛少女的曲线,那种眼神让艾玛感到恶心和窒息,她想高声呼救可只有冷冷的雪花回应着她,还有街头行人的眼神有着比这个冬天还刺骨的寒冷。

男人摸上艾玛的脸颊,慢慢的向下滑动。

“呼呼”艾玛感觉到了那个男人在重重的喘气,还有他的手在她的胸前停了下来……

艾玛闭上了眼睛,谁来救救我

“给老子放开她!”

克利切只感觉到了愤怒,他想把那个男人的手砍断,拿去荒野喂狗,把那双偷窥艾玛的眼睛挖出来送给魔女……

“克利切……?”

艾玛看着暗红色的血在雪地上化开了,看着克利切沾上雪花的脸。

“老大,咋了?”

街口的小弟们听到了声音,他们的饭票可要好好跟着,黑压压的人走了进来。

“克利切,我们打得过吗?”

艾玛有点担心

“克利切,当然……”

下一秒,克利切拉起艾玛狂奔起来,艾玛还为反应过来。

“啊嘞?”

“打不过啊啊啊啊”

风大了,吹得艾玛看不到前面的路,可有人一直拉着她跑啊跑,永远不会松开,2只手就这样在那样贫苦艰难的日子里面一直牵着,走过了人群,走过街道,走过白天和黑夜——谁也不会放开彼此。

“呼,终于躲过去了”

克利切放开了怀里的艾玛,艾玛头发都被他弄乱了,克利切的鼻子上积起了雪花,2人的眼神相对,突然都笑了起来。

有时候雪太大了,太美了,大到随随便便就淹没了我们的渺小,可岁月里的你,从来都不会被掩埋。

“哇塞,快看!”

“什么?”

艾玛兴奋的指着街道,巨大的圣诞树占满了她的眸子,无数的愿望卡片被挂在了树上。

“克利切,我们去许愿吧”

“小孩子的东西,我才不……”

艾玛睁大了眼睛,灯光下仿佛充满了魔力

“好……好吧”

克利切红了耳朵。

“耶!”艾玛拉起克利切跑向圣诞树,像个孩子,不!艾玛就是个孩子呀、克利切无奈的叹气。

“克利切,不许看!”

艾玛写好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睫毛轻轻的颤动着,灯光里安静的她像个小精灵。

“克利切,闭上眼睛哦”

艾玛悄悄地说

“哦,好……好”克利切慌慌忙忙的闭上了眼睛,他有些不习惯人太多的地方。

暮色降临,艾玛和克利切也买好了圣诞节的东西,还有孩子们的礼物。

“璐璐的围巾,玛格的玻璃珠,还有云娜的玫瑰…嗯!都齐了…”

艾玛拉了拉发呆的克利切,之从许愿树后克利切就一直在发呆。

突然克利切把其他东西都扔给了她。

“我还有事情,艾玛先回去吧”克利切跑回了街道。

“那记得在钟声响起前回来啊”

艾玛不知道他听到了没有。

“因为那个时候家人必须团聚啊”

克利切突然想起艾玛已经16了,不是个孩子了,她的愿望会是什么呢?

天空点缀上最后一点星后,雪花也弥漫的更大了。

“艾玛姐姐,克利切哥哥好久回来啊”璐璐抱着自己的小熊。

“快了哦,我给你们讲故事吧”

艾玛把他们带到火炉旁边,火炉里面火花跳跃着,火光里面他们围成了一个圆。

   雪不知道下了多久,克利切悄悄地回来了,带着一身的雪花,还有16岁女孩的礼物。

房间里面静静的,大家都睡了,只有火花滋滋的发出响声,他看到了20个孩子们都在火炉边围起来,小脸被光照的通红,在这个冬天小小火炉的光驱散了寒冷,让这个房子有了家的温暖,艾玛的头发放了下来,脸庞落着淡淡的光。

他静静地走了过去,孩子们都睡着了,他悄悄地坐下,吃着剩下来的饼干,喝着热乎乎的牛奶,胃里一瞬间暖了起来,克利切的眼睛莫名的湿润了,看着艾玛疲累的脸,孩子们的单薄的衣服,这其实完全不是个合格的圣诞节啊,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有家啊,风雪里还有可以回来的地方,还有牵挂的人,还有亲爱的你们。

“克利切,你哭了?”

艾玛有些朦朦胧胧看着回来的人,揉了揉眼睛,脸颊好烫。

“没……没有”

克利切别过脸去,可红透的耳朵也躲不过艾玛的眼睛。

“好啦,欢迎回来”

温柔的话语,浅浅的笑,落落的寒冬,暖暖的家。

“哎呀,小家伙们怎么都睡了,快抱回床上,别感冒了”

艾玛匆匆忙忙的起来。

璐璐扒在艾玛的肩头,小嘴嘟了起来。

“我想要克利切,抱抱”

“好了,好了,快去睡觉,克利切哥哥今天累了”

艾玛轻拍着璐璐的背,哄着她睡了。当克利切和艾玛照顾完孩子们,也都累的不想说话了。

“艾玛,圣诞节快乐”

在艾玛要回房间的时候,克利切说出了这句话,拿出了那个礼物,那个礼物是艾玛许下的愿望啊。

“还有16岁生日快乐”

克利切的脸比孩子们还红,艾玛早已经说不出话来,那件她一直渴望蓝色的洋装现在就在她的手里。

“我的大小孩,圣诞节快乐”

“哼,克利切也要礼物”

“我也要……艾玛的抱抱”

艾玛抱住了克利切,闻着熟悉的香味,这个时候,钟声响起。

圣诞节结束了哦








时光念匣3

(* ̄з ̄)我自己产  自己吃


向家族宣战!


不知不觉中他和她悄悄地走过了好几年了,玛尔塔的身高竟然到了她的肩膀,出落成了少女的模样。

“凭什么,我不可以!”

     来自玛尔塔的质问

声音不再幼稚,眸子更加明亮透人。

  约瑟夫在一阵吵闹里面醒来,他慢慢的走出来客厅,摔在地上的早餐,破碎的盘子,看出来了,这是不太美好的早晨。

“我可以把家事管理的井井有条,也可以当好一个军官”

约瑟夫默默地勾起的嘴角,看着客厅里他的女孩,眸里有大海一样的勇气。

中年的父亲气的涨红了脸,在名门望族的对质中,他可以老谋深算,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是他的女儿——玛尔塔 .  坦贝菲尔,一个好好的名门闺秀不要,要去当军人!

“父亲,我爱你,但是我不是你的私人财产,请……”

话未说完

“啪!”空气凝固了,红色的手印触目惊心,高高悬在空中的手颤抖着。

玛尔塔还未反应过来,眼睛里仿佛有暴风雨蓄势待发,最后以玛尔塔摔门而去结束了这场闹剧。

有仆人想追出去

“不准去!让她自己知道什么叫错了”

父亲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玛尔塔发疯似得跑出去了,想跑出这个利益的圈子,跑出自己讨厌的那个所谓完美的人生。

约瑟夫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的严重,当他追出去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到了下午,玛尔塔的父亲还是派出了家仆。

当夜幕降临,星星挂上了天空,约瑟夫回到了最初那个相遇的地方,山顶上他望着无边的海,这里也没有。

山顶的对面有个老灯塔,已经破的没有用了,或许在哪里,只是直觉。

“你来了”。  海风吹,  玛尔塔感觉到了背后的他

“你来看我笑话吗?”

倔强的语气,假装的坚强,被吹乱的发丝,冷冷的海风把鼻尖也弄红了。哎,她还是他的小女孩。

他走上前,将他搂入怀里。

“我不想要他们给我制定的人生”

“嗯,我知道”

他的玛尔塔,本就不属于这个压抑的时代。她有自己的路。

“我不想当他们利益的棋子”

“我知道”

她从来不是安安静静的大小姐,她是有着翅膀的人,一个独立的灵魂。

玛尔塔缩在他的怀里,闻着他的味道。

“无论你要干什么,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命运早将他们相连

“不,不是身后是身边”

“嗯”

约瑟夫轻轻的把玛尔塔抱起,越向天空

下一刻!灯塔被扔在身后,面前是浩瀚无垠的星海,是无边无际的天河,翻飞的海风将泪水带走,海鸥惊起振翅而飞。

天空之下,心锁相连

玛尔塔眼睛里映着星河烂漫,约瑟夫的眼睛里面只有玛尔塔脸上胜过这天地的笑颜。

第2天

“父亲,我不会放弃的”

这是她对家族的宣战。


庄园没有规则(含佣空和蝶盲)雷就别看了 (≧∇≦)/

很随便的文,大家开心就好了,不知道怎么打tag了,如果雷了你,抱歉啊啊啊 (((゚Д゚;)))

游戏开始,玛尔塔要开始正常修机了

佣兵先生却一把拉过玛尔塔

  “开什么机子,今天没有规则,我带你出去”

来到红教堂一角,有一颗树,有一面墙,然后就只有冷风吹啊吹~

玛尔塔握着抢就看着奈布怎么走,一副小老弟我就看着怎么玩。

谁知道奈布一个助跑,一蹬一跳,玛尔塔只感觉一阵风吹过,看着奈布的衣服划去利落的弧度,奈布就稳稳的坐在了红教堂的围墙上,他仿佛飞腾起来的鹰,可现在从血里面活出来的少年这个时候幼稚就像向她要夸奖的小孩一般。

“长官,不会上不来吧~”

奈布微微迷起眼睛,下一刻,高扬的马尾飞舞起来。

“奈布,你是不是最近皮了~”

奈布正想反驳,玛尔塔不让她说话了。

当然~是用嘴哦

前锋也轻轻松松的翻了过去,曾经可是“慈善家”的克利切也随随便便就过去了,好吧,如果那没有规则,那个墙压根困不住求生者们。

所以克利切代表全体人民打电话给庄园新。

“喂,老子以后要翻墙走”

“……”

然后克利切排位连着输了一个月哦。

羸弱的小姐姐也有走出大门的独特方法

开局一秒中后,5台啪的一下全没有了。

特蕾西从一个电机下钻了出来,露出失望的表情。

“还以为多难呢,没有规则,这机~本小姐可以修个500台”

庄园主沉闷

“哎,红蝶小姐你要带我去哪里?”

“当然是带海伦娜小姐,出去哦”

当红蝶轻轻的把海伦娜放在门口的时候,庄园主感受到了爱情的力量,加上觉得……自己好失败。

艾米丽和艾玛……

“艾米丽,我可以把大门拆了耶”

当艾玛玩了几场没有规则的游戏的时候,发现大门很容易拆,所以已经没有门了。

庄园主订购999+防盗门

“艾米丽,屠夫在哪里……这局屠夫是谁啊”

在门口等了半个世纪,也不见屠夫大大的影子。

“屠夫?是你爸,被我打了镇定剂,大概要睡个一个月吧”

庄园主默默地拨打了120……

这个时候杰克默默地走了过来,因为没有规则的原因,求生者不是被打在了地上,现在是一个一个人像烧烤一样的在了杰克的大手上,血无情的拍在庄园主的脸上。(出人命了……)

然后120的救护车滴滴的响彻庄园。

“那个占卜师先生,可以帮我看一下黄衣在哪里啊……”菲欧娜默默地问到。

游戏开局了好久,屠夫却不见影子

“他……在游泳”

黄衣快乐的嗨皮在海里。

菲欧娜默默地拿起500吨的井盖走去了海边。她那一天知道了井盖的新用法

“小伙子,井盖烧烤了解一下~”

(黄衣哭泣)

在经过莱利和裘克讲了1小时候道理,导致被裘克打了一顿,现在还未出院。舞女和红蝶跳舞到半夜扰民被举报……

没有规则的疯狂悄悄地落下了帷幕。

晚安安咯,别熬夜了

海盗小姐和良家美人

约空

“哎呀呀,好标致的美人”

约瑟夫被海水冲的有些不知方向,喉咙里面咸味有些不适,白色的头发贴在脸上,被打湿的衣服半明半透,真的是春光无限啊~

    张扬的女声在头顶响起,有人强硬的扳过约瑟夫的脸颊,他抬头对上了一双眸,烁烁闪耀的眼睛,宛若波涛汹涌的海面,隐匿着叱咤风云的绝美。

“你是谁?”

“原来是个先生……”

仿佛失望一般。

女人的视线慢慢的往下飘去,用看猎物的眼神让约瑟夫有些窘迫,比女人还白皙的皮肤,被沙粒磨的有些红润肌肤,继续往下,松松垮垮的裤子半……约瑟夫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瞬间涨红了脸。

“喂,你……你……”

玛尔塔看着脚上气急的约瑟夫,有心无力的想要挣扎,她笑出了声来。

“小先生,我们海盗可没有害臊的心呢,特别是我哦”

玛尔塔松开约瑟夫的下巴,瞪着小皮鞋走开了。

“拉下去,好好照顾”

约瑟夫看了那个背影,高高的马尾随海风飞舞,腰间的枪有比太阳还有耀眼的光芒。

第一天

“先生,你最好好好吃饭”

她带着伤口回来,却依然如火焰

第二天

“先生,你再不吃,我就亲自喂你了”

玛尔塔的脸上带着血迹,衬衫有些脏了,那天她拿了一壶酒,看着他吃了5个馒头,月光被海风拥了进来,睡觉的她仿佛有些可爱。

第三天

“美人,你醒了~”

依然是让人讨厌的轻佻的语气,可今天的她退下的平时的武装,锋芒带了些许温柔。

后面慢慢的,玛尔塔放他出了牢房,夹板上的海风呼啸而过。

约瑟夫慢慢的融入了这个海盗大家族,可怕的女医生,精灵古怪的园丁小姐,奇奇怪怪的船长,还有每天看着海面发呆的杰克


突然有一天,远处的风帆预示着他——要回去了

家族的船队,越来越近,约瑟夫看着身的女孩,竟然要些许……的不想离开。

玛尔塔的发丝有些乱了,约瑟夫竟然悄悄地去撩起那么碎发。

“你就这样走了?”

沉默

原来家族抓了海盗的一人来交换他,依然是这样,不会做任何亏本买卖的家族,冷漠的家族。

约瑟夫的眼睛被带上了黑布,交换人质。

“哎,先生啊,总让姑娘我表白,可不是绅士”

一个吻轻轻的落在约瑟夫的脸上。

“先生,可否有心上人?”

“有啊,有小姐你”

船打响的号角,无数的炮弹飞舞,画上最美的结局。


写好了,有写赶了,ε-(=`ω´=)是送给海盗和约瑟夫的文哦~


@黎露磕爆时空哇


全员告白向6

占卜师

“你可以占卜未来吗?”

“嗯”

“那你帮忙我看看,我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胖了”

“啊嘞!”

“被我宠胖了”

舞女

“小姐,你可以教我跳舞吗?”

“可以的”

舞蹈结束

“好美的舞蹈”

“你还看到了什么?”

“什么?”

“我的心只为你跳动的华尔兹,先生”

我的——挚爱

艾米丽

“艾米丽,我喜欢你”

“我杀过”

“嗯”

“我不是好人”

“嗯”

“你只会嗯吗?傻瓜”

“嗯”

“我只喜欢傻瓜”



抱歉啊啊,手机没法做合集,以前的有自己翻哦,抱歉啊啊啊啊 (●` 艸 ´)


玛尔塔变小了

第一次写这种感觉,大家会喜欢吗?

“那个艾米丽小姐,玛尔塔还没有来吗?”
奈布看了看预备大厅,再一次确认自己没有眼瞎后问到,他记得玛尔塔今天不是有一天的班吗?游戏快开始了,可还是没有玛尔塔的影子

“你说玛尔塔啊,她就在这里啊”
“……”
奈布再一次望了望……,我是真的瞎了吗。
“我——说——在——这里”
奈布看了看桌子下面,再一次迷茫的看着艾米丽,被打扰到休息的艾米丽,努力维持着淑女的笑容,一瞬间又睡了下去。
一个小小的团子被艾米丽扔了出来,也是因为这个团子让艾米丽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小狗狗(小哥哥)”
奶奶的声音,却有熟悉的音调,小小的糯米团子趴在她面前。
随着游戏开始的声音,也听到了一声音惊呼
“玛……玛尔塔???
奈布的声音带着颤抖……和惊讶。
在奈布开完一台机的时候,终于接受了玛尔塔变小的事实。
以前玛尔塔解机用手,现在……这个跑跑跳跳的团子在电机上用生命在解机。
奈布扶额。
随着“铛铛”2声,艾米丽倒地。
奈布准备救人,可帽子被玛尔塔小小的手抓住了。
“救……救……人,玛尔塔要救人”
“小玛尔塔,好好修机,你不可以……”
小小的玛尔塔身怕他就这样离开了,把小手抓的紧紧的,眼睛里面仿佛洪水一般,随时随地都可以哭出来,奈布张了张口,拒绝的话都说不口了。
顺手把玛尔塔扔到了兜帽里面。
“掉出去了,可别怪我”
“冲……冲鸭”
玛尔塔声音喊到,奶气吹在奈布的脸颊边,吹红了奈布的耳朵。
只见奈布快速救下艾米丽,然后华丽丽的没有抗刀,艾米丽又倒了。
反复去世——艾某人。
“放过我吧……”
艾米丽黑色的眼圈,表示着她的心情。
红蝶快速的拉起艾米丽,突然!
“等一下!!”
玛尔塔之河东狮吼,仿佛很震耳欲聋的声音,让红蝶愣住了——谁在说话?
玛尔塔从奈布的兜帽艰难的爬了出来,打出小小的手枪,在空气里面划出来慢慢的的弧线,在4双眼睛的注视下飞过去,小小的红色子弹软绵绵的打在了红蝶身上。
“哒”掉地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奈布看着子弹飞好不容易过去,脑洞里面竟然是核弹爆炸的声音。
不知道出于游戏机制 还是庄园主的良心,艾米丽被那小到怀疑是不是枪的东西打了下来。然后海伦娜一个人愉快的修了4台机,如果除掉海伦娜想用的盲杖碎头杀的眼神,一切还是很美好的。
奈布这样想着。
奈布只有上午的班,担心的看着怀里的玛尔塔,小小的团子,肉嘟嘟的小脸,现在正安稳的睡在了他的怀里,可爱的睡颜,奈布用手指揣了揣,如果原来的玛尔塔这样可爱就好了,下午的班奈布没有,玛尔塔被拖给了艾玛。
中午的太阳很暖有着淡淡的美好,时间静静地,就这样过完中午吧,我的小小姐。
下午,游戏开始
“奈布,我来了,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玛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要不是艾米丽提起和她说了,真的不会相信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就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女军人。
“好了,奈布,把—你—的——玛尔塔给我吧~”艾玛故意的咬字眼,露出搞事情的表情。
艾玛伸出手想接住这个小空军,玛尔塔突然转过头。
“奈…布,玛尔塔出去一下,你可别哭哦,玛尔塔永远喜欢你哦”
说完,吧唧的在奈布脸上一口,仿佛偷吃糖果的小女孩。
“意——”
艾玛看着佣兵先生成功用护腕的撞了墙,然后继续撞墙……
永远喜欢我——永远喜欢我——永远喜欢我——…………
该死的玛尔塔竟然如此香甜。
“玛尔塔,好好跟着我……人呢”
当艾玛拆第11个椅子,玛尔塔不在了!我去!奈布要杀了我。
玛尔塔牵制120厂长爸爸
“老爸……你什么时候连小女孩都抓不到了”
却看到父亲和小玛尔塔玩的正高兴,艾玛捂脸。
“大鲨鱼……!”
“嗯,嗯”
这个一脸慈祥的老人是谁,我们的凶残的屠夫呢!!!
那天下午玛尔塔一路不怀好意的看着鹿头的角,直到鹿头妥协般的把玛尔塔放在鹿角中。
“班嗯,最好了”
“……”
等一下,鹿头你脸上莫名的红韵是什么。
游戏之后。
“杰克,你遇到小皮孩了没有?”
“嗯,很可爱的小姐”
裘克一把啪在杰克的背上,咔嚓
“可爱个屁,说以后不会再让我哭了,因为遇到了你们,老子哭过吗?”
裘克生气的拿起电锯去准备游戏,想了一下默默地的换成了火箭。
杰克轻轻的勾起嘴角,看着走远的裘克。
“裘克,你其实知道吧,遇到了我们,你不会再是哭泣小丑了,永远是我们的快乐的小疯子”
游戏继续哦~
“红蝶小姐,请把玛尔塔从怀里面放从来!”
艾玛看着小空军被红蝶抱的要憋死了,说好的游戏公平呢!说好的心狠手辣大蝴蝶呢!红蝶你的原则呢!
“红蝶小姐,我拿这只更加可爱的海伦娜和你换好不好”(海伦娜???)
然后海伦娜华丽丽的被卖了(干得漂亮)
“放我队友下来!”
前锋冲刺,不对!我手里是个什么鬼东西,扔了吧……
“我去,那个是玛尔塔!!!”
看着玛尔塔稳稳的落在了蜘蛛小姐的怀里,2人就这样嘻嘻嘻的笑了好久。
原来蜘蛛小姐很喜欢小孩子呀。
玛尔塔高兴的时候还是很美好的,但是哭的时候也是可以杀人的。
“那个谁会哄孩子……”
“艾米丽?”
“她睡了”
“艾玛小姐,克利切会,艾玛小姐还是我养大的……”
然后当我们再一次看到克利切的时候,已经累的不要不要的呢~可玛尔塔开心抱着猴子不放呢。
一天的游戏结束了,大家,晚安安哦。
“奈布,把玛尔塔抱回去吧”
“我家???”
“还去谁家?”
艾玛打了个哈欠就回去睡觉了,小空军可把大家折腾累了。
“玛尔塔,我们回家吧~”
其实奈布可能不知道,第2天的玛尔塔会很dejfibdiduendjd的在她床上。
  制服诱惑了解一下。



时光念匣——2

萤火虫终满上了天边  仿佛化为了银河
“跟我回去吧、”
落单的萤火虫飞过草垛,找到了回家的方向
“……好”
————————————分割线
那一刻……她想时光永驻

就这样玛尔塔将约瑟夫拉到了身边。
他惊讶于玛尔塔在知道别人都看不见他时的平静,但是约瑟夫没有发现她眼里的狡猾的笑意。。
用玛尔塔后来的话解释
“你那么好看,一定是天使给我送来的精灵呀!”
少女笑面如花,声音被海风灌满了温柔

约瑟夫了解到了玛尔塔的家世是强大的军火商人,强大到在那个时代随随便便就可以激起风云。
“玛尔塔?”
华丽的房间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昨天他迷迷糊糊的跟着她回来了。
     阳光零零碎碎的撒了进华丽的房间,时间静静地漂浮在金色的光幕里,如果不是约瑟夫发现自己的手再一次直接略过门把手,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曾经……
我有曾经吗?回忆只有黑暗
“哎……”
如承重的钟楼,抹不掉的灰尘
约瑟夫走出房间,偌大的别墅安静的有些可怕,只有家仆和女用在打扫工作。
约瑟夫穿过长廊,这样的长廊仿佛以前也走过,约瑟夫无意间竟然来到了花园。
娇艳的阳光落满的花园,肆意的挥洒,光里有个大小姐在皱眉。
“啊啊啊啊”
玛尔塔再一次败给了这乐谱,黑色的音符是她抓不住的曲调。
“唔……”
玛尔塔嘟起了嘴巴,一副要砸琴的架势。
约瑟夫在远看着她的小变化,玛尔塔的棕发高高低低的起伏向阳光下的黄莺。
约瑟夫从暗处走从来,嘴角有零零碎碎的微笑。
“嘘!”
约瑟夫用手指做出安静的手势,看了看玛尔塔,指了指远处的大管家,眉眼上扬似乎有无限的和煦。
约瑟把手扶上她的手,冰冰凉凉的触感,似乎一切都那样自然。
有风把乐谱吹到了第一页,也将钢琴上的音符律动起来。
刚才让玛尔塔苦恼的乐谱,现在一下一下的落在了玛尔塔的心尖,风停了,有细腻的乐在风里面旋转。
时间安静了,远处的大管家一愣,目光变的柔和,有买花的姑娘在院外悄悄地偷听,有被战争遗落的军人放慢的脚步,有可爱的女医生勾起的笑容。
玛尔塔望着那双白皙的手,骨节分明被阳光照的透明,在黑白的钢琴上挥舞跳跃,仿佛有无限的魔力,一切背景都被阳光虚化,玛尔塔的眼睛里面只有这颗璀璨不朽的星星。
那一刻她想时光永永驻
休息了,大管家满意的走了,玛尔塔松了一口气。
白色的藤椅上约瑟夫静静地闭着眼睛,与背后的花朵形成了一副完美的画。
玛尔塔想起来了,那双如碧海一般的眼睛明亮透彻,却——没有方向。
“喂,你要教我弹琴,不准偷懒”
约瑟夫睁开眼睛,面前是意气风发的少女。
“别那么看我,我只是无聊,哼”
她想——成为他的方向
她的蛮不讲理   他的照单全收

佣空

相遇——相识——相爱——肉——相离
(一个集合吧)

送给空军玩家

来自一个负责空军玩被队友骂疯后,发过不玩空军的誓,却依然补着空军位的人。
    空军玩久了,很累,逐渐不想按下空军小小的头像,不想匆匆忙忙的满地图跑,最累的是她——我们的玛尔塔,最累的是你,玩空军救人负责的你。
文如下

疲惫(佣空)
“我需要帮助,快来”
上椅的队友,红边勾勒出监管者的轮廓,还有前往救援的空军。
玛尔塔从耶稣雕像下跑过,有些许的冷风吹过她的脚
椅旁边触手蔓延从生,绝对的领域 ,无法救援的距离,玛尔塔咬紧张牙关,手中有枪顺事待发,只需要黄衣一点点的失误!玛尔塔步步紧逼的脚步,无限的盘旋,试探。
血线即将过半,头顶的乌鸦看着好戏,玛尔塔脑门上汗水划下。
玛尔塔突然踏入距离,被触手可攻机的范围,当然这个距离不可能被监管者躲避枪的距离,一瞬间,触手!枪声!
霎时间玛尔塔的枪反射着红教堂天空上的银色的月光
打中了!红色的烟雾迷茫开来,火药处 四处逃窜。
                       ——空军——
                       ——倒地——
游戏结束
赛后
“空军,会不会救人啊!”
那个时候,金身打断,恐惧震慑!
玛尔塔无力的倒下,那金色的光格外的讽刺。
空军退出游戏
玛尔塔抿了抿嘴角的血迹,有些苦涩,背后的伤口在快速愈合,救人再一次失败了。
玛尔塔默默地蹲到了墙角,蜷曲着腿,把脸埋在了臂间,听窗外从来没有停过的雨声,沉闷的仿佛掉入的深海,压抑却又无力的任由海水淹没。
玛尔塔重新拿起有些破旧的枪——游戏继续
杰克    雾刃命中    救人   失败
人类——一败涂地
红蝶    落地双刀  救人失败
人类——一败涂地
里奥……
失败
继续
游戏继续……
“喂,不会救人就别玩了,拖后腿呀”
再一次无理的谩骂,嘲讽。
空军退出游戏
磨破的手,玛尔塔放下枪,其实那只是信号枪,一把脱离游戏就那要任何威胁的信号枪罢了,不是吗?
其实巨大的枪柄磨得玛尔塔的手早已经出血,不合适女孩把握的武器,高高的马尾仿佛飞不起来的鸟,没有生气。
游戏界面
空军——玛尔塔  坦贝菲尔
定位   救人位
有些单薄的身体,小小的肩膀在屏幕里面显的渺小,茫然,无论服装再怎么变化,那双纽扣眼里面有瞒不过的伤痕和忧郁。
放下枪,她其实也只是一个女孩。
周四游戏修理
大家都在休息
玛尔塔起的好早,清晨也才悄悄地把雾打碎
“玛尔塔,今天不是休息天吗?”
艾玛看着走向预备大厅的玛尔塔匆匆忙忙的背影,走的很快,仿佛在逃离什么洪水猛兽,身后有其他人的影子跟着。
玛尔塔经过的窗户,外面是风雨成疾的天空
游戏继续
盲女  机械师   空军  佣兵
“哒哒哒”
电机滋滋的冒着电花,电杆摇晃,还有昏昏暗暗的天空。
佣兵突然从另一个入口进来,直接走近玛尔塔的电机,默默地开始一起破译。
2人就这样让时间静止
小木屋的咿呀咿呀的摇晃,破烂的屋顶挡不住的寒风,玛尔塔的细细的小腿有些刺骨的冷,在风里显的脆弱的可怕。
“我需要帮助,快来!”盲女的信号
玛尔塔拔出腰间的枪,准备前往。
“玛尔塔,别去”
冷冷的声音被风灌入玛尔塔的脑海,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她。
“我要救人,谢谢”
玛尔塔努力克制了声音的颤抖,想要甩开奈布的手,却发现自己的力气丝毫无法反抗。
“奈布,手,放开”
一字一句的坚硬,她想要逃离,逃离自己那颗疲劳过度的心,逃离奈布可以看破她的眼睛,玛尔塔撇过头的脸庞,是倔强的不想让泪坠落的表情。
别打碎我最后的体面,奈布。
“玛尔塔”
奈布的声音一点点的打击那如玻璃般的坚强,苦涩的糖果要掉出来了啊.
“你干什么啊!我要救人啊,我要救别人啊”
歇斯底里的吼叫,疯狂后是玛尔塔紧紧的咬着嘴皮,眸子里面是如决堤的水,即将冲破最后的防线。
空气沉默
“对……不……起”

奈布一愣,玛尔塔的把手抽了出来,她跑入了雨里,冰冰凉凉雨的掉入心间的裂缝里,向下蔓延到冰底。
“我是玛尔塔,我来救……你,可谁来救我呢?”
无限的痛被风扎入柔软的心底
有人将她拥入怀抱,结实的臂膀将她搂紧
“玛尔塔,你累了”
依然淡淡的语气,吐息在玛尔塔的耳边
“你别……自作多情”
泪水却早已经滑落,委屈,伤痛,疲惫,一瞬间席卷玛尔塔的心
              “哎,我的傻姑娘”
那天只剩下风在悄悄地偷看,那个勇敢的女孩放下防备的模样
——我只希望我心上的女孩啊,你不必勇敢,不必宽容,在岁月里面肆意的笑就好了

(辛苦了,玛尔塔)


嘻嘻嘻,其实空军很好玩的,特别是成功救人后的胜利  还有小天使队友的一声谢谢,真的超级开心的呀
(上文的盲女和机械师和红蝶打麻将去了,别介意哦)
摸摸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