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星墨玉

all空军all。
我的玛尔塔

永恒(约空)

约瑟夫是玛尔塔的精灵
玛尔塔是约瑟夫的公主
当……精灵离开的时候 ,公主会怎么样呢?

“欧菲娜?”
玛尔塔看着默默地从来河边回来的欧菲娜,她小心翼翼的试探,她害怕最终的分离就这样到来——猝不及防
“……哎”
那天的月光很冷像刀刃,让她觉得肌肤和血液骤然冷却,躯体像是被活生生的撕开一般的痛。
“约瑟夫一个人在河边,他想见你”
欧菲娜的话很轻很轻,轻到可以被风吹走,但是也足以压倒这个从血光里面活出来的女军人
“玛尔塔,你来了啊”
约瑟夫看了她一眼,慢慢的河边跑去了,她愣愣的跟着。
他的声音依然温和淡然,可到了玛尔塔的心里仿佛经过了千山万水。
约瑟夫的身体落下了一尘淡淡的白光,明晰他有些苍白的眉眼。
那天湖面上映着斑斓的星影,微风吹过将星星打碎,一阵涟漪后归于平静。
他们一前一后的走在湖边,沙地上落下2人的脚印,又被湖水吻去,2人的影子被月光拉了好长好长,仿佛这样就可以定格时光。
“可以抱我一下吗?”
月光透过树间的缝隙将星斑树影落在约瑟夫的脸上,半明半灭。
有白色的发丝悄悄地化为星碎,飞逝的回到天空
“约瑟夫!你个混蛋…别丢下我…”
她飞奔过去,想要永远的抱住他
“抱歉呢……”
约瑟夫看着玛尔塔焦急的脸,悄悄地勾起的嘴角,依然在笑,笑的那么温柔,像和煦的春风,像初次见面的模样。却在顷刻间彻底消逝……在这个世界
那个月夜有着让人窒息的压抑
天空亮了,透彻的光落下
欧菲娜看见了从河边从来的玛尔塔,树林的影子遮了她的表情。
走近了,脸上竟然是平静到极致的微笑,直径走过欧菲娜的身边,身上有落寞的压抑。
“欧菲娜,他喊我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可是为什么我就是笑不出来呢……”
话语逐渐哽咽
她眼里有着把世界隔阂的伤痕,隔绝了所有阳光
玛尔塔笑着笑着晶莹的泪珠划下,她痛彻心扉的哭了起来,仿佛忍了几千年的泪水,胸口仿佛被洪水猛兽般的痛割据,玛尔塔指抓着胸口。
“我这里痛啊,每分每秒都在痛啊,欧菲娜”
她输了,空旷的草地上她像濒临绝望的小兽,发出“呜呜”的哭泣。
她知道……她的精灵……真的再也不回来了
远处的河岸上 奈布悄悄地吹响了萧笛,为故人送行。
白猫在奈布怀里悄悄地抽泣着,有星碎在他身边说着告别。
约瑟夫是轻轻的风,仿佛随时随地都可以一把抱住你,约瑟夫本不怕岁月,可他遇到了她——慢慢的他怕被时光吹淡,怕被岁月遗忘,怕被心上人落下。
你可以放心的走了,有人永远会把你铭刻在心底。
“你真是残忍呢,约瑟夫”
让我们记住了你
让她的心里面只可以留你一人。

逝去(红蝶个人向)

逝去
娇艳的血红  抹下妖冶
洁白的面孔  透着寒冷
光华已逝的身影
刀光魅影的绝望
耶稣见证了荒谬
教堂里
2个新娘
黑色的她  早已穿不上的白无垢
般若的她  支离破碎的灵魂悲凉
“呐”
红扇飞舞
彩色玻璃透出的冰凉
少女血液蔓延出荆棘
礼堂之下
婚礼开始了
他    惊慌逃窜   仿佛破叶秋霜
她    步步紧逼   仿佛痴心未断
有人想把真相悄悄地掩埋
有人变成刹那生灭的皮相
她——是丑陋的新娘
教堂12点的钟声响起  撕开时光
有人将旧事重谈
听说
宾客未至  佳人已逝
红教堂里面的树下有新娘未说出口的誓言
残烛摇曳   落落蝶伤


突然写的……好不好看啦啦啦……இдஇ

时光念匣——1“约空”

把回忆落在了夏天(约空)

开始
  曾经的故事飞逝的划过眼前 曾经的人在快速的流逝,在意识涣散之时——画面定格在了那个蓝色萤火照亮的夏天。
“我曾以为我会在时间里面随波逐流直到永远,可遇见了她”
林中有身影在飘荡  仿佛隔世的精灵
约瑟夫看着海面上消失的最后一抹的夕阳,转身走进林中,空气里夹杂着海的湿气,有些凉意。
约瑟夫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为了人们定义的灵魂,什么时候……脱离了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关系。

森林里面密密麻麻的树叶密不透风,只有漆黑暗淡的前方。
背后有风吹动的声音,随后就是一个身影窜出,约瑟夫没有回头,这个世界的东西本就与他无关不是吗?
“那个……先生,我迷路了可以带我出去吗?”
有人将寂静的世界打破
风在空中停了好久   仿佛有一个世纪
他一个在孤独的时光里待的太久太久了

“好的,乐意至极”

蓝色的萤火虫从树下悄悄地蔓延开来  前方不再暗淡无光
他在前,她在后,不远不近的距离,中间夹着千山万水
约瑟夫时不时往后看着,看身后的人有没有跟上来。
跨过一条小溪,静静地缓缓的流淌,约瑟夫听见了少女轻轻的惊叹。
她的眼眸湿润,仿佛林中的幼鹿。
山下的明火稀稀疏疏的像火柴一样,往山上走来。
“该回去了,大小姐”
约瑟夫转过头,才发现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衣裙,细细的小腿沾上了泥。
少女诺诺的开口,声比风还轻。
“你说什么?”
约瑟夫看着这个给他带来惊喜的小鹿
       “我叫玛尔塔,坦贝菲尔”
海水开始翻涌   帆船开始起航  想所有故事开始的时候一样
玛尔塔往前走去,约瑟夫在那漂亮的瞳眸里面看见了无限纯澈的灵气,却没有发现鹿的胆怯。
玛尔塔脚下一滑,森林里面的精灵被惊起,一阵风后,她落入了一个怀抱
约瑟夫看着怀里面的女孩,她仿佛将世界的烟火重新回来他身边。
“噗嗤”
玛尔塔看着约瑟夫多变化的脸,银铃般的笑声打破了所有隔阂。
约瑟夫看着玛尔塔眼里藏不主的笑意,爽朗、明亮,嘴角也勾开了弧度,仿佛有星星在嘴角化开,玛尔塔一愣,那样的笑容 才是这夜空里面最美的不朽。
约瑟夫将玛尔塔的放下,该结束了,短暂的梦。

“先生,夜深了,你该走去哪里”
“不知道”
萤火虫终满上了天边  仿佛化为了银河
“跟我回去吧、”
落单的萤火虫飞过草垛,找到了回家的方向
“……好”

◇青蛙、锁链和悲伤的灵魂.

好看啊啊啊啊啊

五鬼堂晚:

:


          " 海伦娜, 控制你的行为! "


整日被拘禁在一方狭小空间的感觉着实不太好受. 这里又阴又冷, 身边是窒息的安静无声, 让我无法呼吸. 我紧咬着下唇, 将一支炭笔折断成两半, 狠狠地掷在地上. 木质笔杆与地面相碰发出清脆声响, 滚动几周便再也没了动静. 捏住胶带的一角撕扯下画纸, 用力将它揉皱成一团便随意反手扔在一旁. 烦躁、太烦躁了! 我需要的是灵感和自由, 而不是被幽闭和逼迫的自我生产. 灵感并不会无端出现, 坐在原地不断地思考同样的事情, 是非常困难的. 即便是对从来不会缺乏耐心的盲人来说, 也是如此.
我像是一只被锁链禁锢的井底之蛙, 困在她所谓的规矩条框中无法动弹.


         " 莎莉文老师!! "


我近乎是失控地冲她大声叫喊, 把所有的痛苦与暴戾尽数发泄在这些夹杂着哭腔的, 支离破碎的话语中.


         " 我受够了, 我并不想成为什么奇迹, 一个盲人又能创造出什么奇迹? "


我不愿成为什么超脱普罗大众的存在, 我畏惧外界媒体那些冷嘲热讽的炽热视线. 莎莉文老师确实是那个将曾经的我拉出黑暗的存在, 但随后她便反手将我一把推入了更深更暗的深渊. 她耐心地教导我该如何飞翔, 却又狠心剜去了我的羽翼. 她是我的恩人, 同时也是我的敌人.


         " 冷静下来, 海伦娜. "


         " 这也是成长中的一部分, 我的好女孩儿. 你只是太累了, 这一切都是你必须要经历的. "


她温柔的话语化作最尖利的针, 精准地扎进了我的心脏. 她的声音总是这么温润柔和, 仿佛此刻发生的一切, 都只是我成长路途中微不足道的一时叛逆. 我从她的话中感受不到任何一点温暖, 她也好像将这些安慰的话语当做理所应当. 太冷了, 我这么想着. 我感觉到她朝我走来, 将我拥在怀中, 轻轻用手抚摸我的发丝. 我承认这个事实有点可耻, 我最终还是啜泣着小声地哭了出来.


               " You're sick, aren' t you dear? "
                  你病了, 亲爱的. 你不舒服吗?


她总是给我太多的仁慈, 而我根本不值得拥有它. 它就像是糖果与鞭子, 将我折磨得遍体鳞伤. 因为我愈是期盼, 愈是追求, 心中所向往的希望就愈是变得遥不可及. 在黑暗中无助彷徨的我, 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一件事: 无论是让人喜悦的事、抑或是让人悲恸的事, 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增加. 令人不安的事有很多, 能让我打起精神的事却屈指可数. 我用厚厚的纱布蒙住了自己的双眼, 跌跌撞撞地走在由谎言铺设而成的道路上, 似乎永远不会走到尽头.


"You say to look hard for a solution"
    你说要努力寻找解决方案,


"But wouldn’t that depend on the person?"
     但那不取决于人吗?


                            Just leave it be, for now!


* 我想凭借自己的意愿做一次选择, 尽管我还未曾明确这意愿是什么. 但人总要踏出这一步, 不是吗?
在一个寒冷的夜晚, 我用铜丝将紧闭的锁眼撬开, 携着信件与心爱的盲杖, 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让我打心底里生厌的地方. 我不甘愿做一只井底之蛙, 尤其是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井底之蛙! 无法抑制的喜悦漫上我的心头.


对, 对. 不会有错的, 只要我离开这里的话……
" 就一定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与希望. "


少女孤独悲伤的灵魂, 一点一点地消逝在远处天边泛起的鱼肚白中.




……


数年后, 突然有人在餐桌上提起了这样一件事. 我抬手正了正架在鼻梁上的镜框, 又将放置在双膝上的盲杖牢牢握紧. 抿唇吸气平复内心中的小小骚乱, 以再事不关己般的态度轻巧启唇道出话语.


     " 是的, 正是在那样的一个夜里. "




  ——" 我亲手将那个胆小懦弱的' 她 '杀死了. "

胡闹

  嘴角描落出这个甜腻的梨涡,碎发随意的散落,纯粹的的眸亮透天空   散出零零碎碎的星光,阳光也宠溺的将她包裹可泪水却无声的滑下,嘴角的微笑慢慢的发出无声的哭泣,随着抽泣肩膀颤抖着,阳光透过泪水,看着女孩背后的人,越来越远的背影,1米65的个子默默地藏入阴霾下。小小的身影在偌大的操场显的渺小脆弱。
“打游戏打疯了!就是不想谈恋爱,呵!没有理由吗?知道真想的我真的想揣死他!”
     猛然一脚踢在篮球架上“哐……”清晨的操场安静美好,声音回荡开来,一顿乱踢女孩仿佛不知疲累。
  “可……我还是喜欢你呀!”
    淡淡的苦笑错落在嘴角,摸着那颗支离破碎的心。点点的雪白点缀在了女孩的短发上!,女孩停住了脚!微愣 ……初冬的第一场雪,一片雪花飘落在女孩的鼻尖,阳光把雪照的很亮,天空宛如散下萤黄的光给人间蒲下纤尘。微红的鼻尖被雪花冰的微凉,女孩呆呆的看着,内心知道了自己又要开始胡闹了!

(喜欢你   不明所以  不讲道理)

全员告白向5

牛仔
在凯文n次炸机后,你炸了

“凯文,你的表现欲到哪了去了!!”
“没有了”
“我也是女孩子啊!”
“不,你不一样”
“我知道我很汉子啦”
“你是我心尖上的女孩,让我乱了阵脚.

幸运鹅

“幸运鹅,我要枪”
“给你”
“幸运鹅,我要针”
“给你”
游戏结束
“我走了,拜拜”
“等一下,你忘了东西”
“什么?”
“忘了要我”
以前的链接我发不了 இдஇ,自己翻吧

心有所爱的人(下)

晕眩时间很快过去了,裘克重新睁开眼睛面前是库特和奈布准备进攻的模样。
奈布再一次倒下,身体已经伤痕累累。
库特那天不知道被裘克打倒了几次,混乱里他喊海伦娜将奈布扶走了。
“门被打开,走!”
库特看着小门的燃起的烟火,点燃了整个夜空,照亮了他的内心,不再荒凉。
裘克被愤怒支配,鲜血让他更加的发狂。
他把库特恨恨的压在了地上。
库特紧紧的咬着牙齿,看着海伦娜和奈布远去的身影。
勾起的微笑。
“我也可以保护别人……我不是没有用的人”
星星将荒凉驱逐。
不知道被摔下了多少次,当所有人冲进来的时候,他躺在血泊里面仿佛一个英雄。
有柔软的手将她抱住,热泪一滴一滴落在他的脸颊上。
“我可以保护我喜欢的人呢…”
            喃喃自语
醒来的时候是在病房里,白色的病房纤尘不染,还有在手边的女孩宛若精灵。
睫毛轻轻的颤动,小手拉着库特的手不放开,柔软的发丝人库特不自觉的想摸摸。
“哎,库特……你醒了?”
小小的动静就让她醒了,一下子站起来凑到库特的脸边。
海伦娜突然感觉到不对,库特也红了脸颊。
“吧嗒”
只剩下……盲杖掉落的声音。

窗外(所有人“干得漂亮”)

短片

“库特,海是什么样子的?”
“一会波涛汹涌、有时会平静若风、又仿佛可以把天地包容”
“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我可是……亲眼”
话未完,海伦娜轻声打断。
“都在书上看得吧,对吗?”
库特一愣,轻轻的仿佛松了一口气
“嗯,那下一次你陪我去看真的海好吗?”
“好啊”
库特相信真正的的海,若海伦娜的眸子一样美丽。
(库特不是真正的冒险家哦~只是看的书很多,所以嘴里的慌言也多,但是会开始改变)

心有所爱之人 (上)

冒险家有逃避的性格,盲女却勇敢的来到庄园。
心有所爱之人   会为她重新展露锋芒



冒盲
“你就吹吧~看看这本书里写的什么”
随后便是队伍的一顿讥笑,无数的嘲讽打破了他那虚伪的自豪。
“还给我!”
  他向那个男人扑去,男人一躲让他扑空了,他那弱鸡的体质,不一会就被压在了地上。
“说吧,你完全就是个没用的人”
男人坐在库特的身上,他毫无反抗的力气,地上的灰尘扑满了他的抠鼻,小胡子也格外的可笑。
一群人开始起哄,看着这个笑话接下来的表演。
“没用的人~没用的人”
男人一把抓起库特的头发,让他抬起了头
“说呀,垃圾”
军营充满了乏味,没有女人和酒的日子几乎快把有些贵族子弟逼疯了,这个笑话一般的调味剂可不能放过。
库特只感觉苍白的光模糊了他的眼睛,无数的笑脸显的仿佛恶鬼一般,他想要逃避这里,想要去到角落。
嘴唇慢慢的动了起来,库特的手紧紧的抓着地,关节处磨得通红。
“我……是……个……”
“对,就这样~”
男人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力把他一脚踢到了墙上。
“妈的,谁啊!”
奈布无视他的怒气,转过身走向库特。
“库特,给我起来!”
他睁开眼睛对上的是奈布的眸子。
“别让我真的看不起你!”
库特勾起的嘴角,眼睛里的光已成了虚无,一片荒凉。
“我……就是个没用的人啊,满口谎言的人”
一个只会逃避的人
连来到游戏也只是为了逃避现实罢了。

……游戏开始……
军工厂
佣兵  冒险家   盲女   机械师
库特看着一起出生在大房里的海伦娜,紧握着盲杖,娇弱的体格仿佛可以被风吹倒。
“海伦娜小姐?”
他试探的喊着。
“库特先生,我在呢?有什么事情吗?”甜甜的女声让库特有些紧张,看着海伦娜仿佛笑着的嘴角竟然莫名的心跳加重。
“啊……没什么,这里是安全机你修”
库特匆匆忙忙跑走了,如果盲女看的见,她会发现库特已经红成了苹果。
“唉,库特先生,谢谢……”
只剩下寂静的空气,把海伦娜包裹。
当库特知道海伦娜是盲人的时候是感到惊讶的,一个19岁的女孩为什么回跑到这里参加游戏也是让他费解。
“为什么参加?”
“只是想要摆脱曾经的束缚罢了,看不见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会停下我前进的脚步。”
那个时候他觉得海伦娜眼里面有海燕,有着乘风破浪的勇气,仿佛星辰大海一般的……美丽。
可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仿佛星辰大海一样,无法靠近。
“兹”
又炸机了,库特甩了甩发麻的手臂,今天意外的顺利,盲女小姐现在都在开第3台了吧,屠夫到现在都还没有砍到人。
库特突然感觉到了空气里面的不对劲,仿佛有人受伤了。
当库特翻完一个箱子时候,他的猜想很快被证明,伤痕磊磊的特蕾西在他眼前倒下,双手没有接住她,
他犹豫了。
“机械师,你怎么了?”
特蕾西的肩膀被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红艳的鲜血仿佛盛开的花朵娇艳无比,蚕食着她的生命。
还未等特蕾西说话,一阵刺耳的声音穿遍了庄园。
…游戏运作被破坏……监管者脱离束缚……玩家请自行……逃脱
请——活——着——回来
最后的声音仿佛戏谑  
库特拿出包里的急救用品,急救方法可是……军人的必修课,他或许也算半个军人。
特蕾西的脸渐渐的恢复了一些血色。
“去帮……奈布,快!”
“裘克发疯了,真的会死人的!!”
特蕾西的眸子透着恐惧,从电锯下逃出来的侥幸,身体依然被惊恐笼罩发着抖。
“奈布……他一个人也可以吧”
库特转过身去,拿着他那本书。
“现在……我们去开门吧,那个门的原理很简单,机械师小姐一定可以打开的,反正游戏规则被打破了……”
“那……你自己跑吧”
特蕾西重新扶着墙站了起来,废力的捡起库特刚才翻出来的枪,走出了废墟。
“库特……海伦娜也在那边”
特蕾西的声音带的哭腔,伤口的血一点点滴落,悄然无声的染红了军工厂的月亮。
游戏继续——
“唔”
佣兵再一次被啪打在墙上,一时无法起身,他听见了墙和骨头同时碎开的声音,月光下裘克仿佛被血雨淋过,电锯是从地狱里面捡来的,充满了绝望的气息,海伦娜躲在角落,发丝被汗水打湿了紧贴着脸颊,脚腕的被电锯擦过已经无法行走。
她只希望别在让那个怪物发现他,可重重的心跳让,打破了她那可笑的幻想,重新回到了危险底下,背后是高高抬起的电锯,她想催动她的脚……走呀!海伦娜感觉到……有风划过是电锯下的亡灵在歌唱。
海伦娜紧紧的抱住了盲杖,月下小小的影子被电锯分成了2半,现在该她本人了。
有东西划过了空气,势如破竹让电锯在离海伦娜几厘米的地方停下。
最后在红色烟雾里面有人迅速的将她抱起,脱离危险。
“库特,是你吗?”
“嗯,……我来了”
他——没有逃走
库特的手臂有些颤抖,少女的发丝的香味轻轻的拂过他鼻尖。
“海伦娜小姐,你先躲好,我去……解决他”
库特轻轻的把他放下,她真的好轻,像星星一样随时随地都可以飞走。
“喂,奈布,还可以起来了吗?”
“库特你个家伙,别小看我”
奈布抽出军刀扔给了库特,刀的冰冷让库特有一种重新回到战场上的感觉。
晕眩时间很快过去了,裘克重新睁开眼睛面前是库特和奈布准备进攻的模样。








玛尔塔“不痛,没事”
p2蜜汁脸红

(蝶盲)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蝶心盲甜
“这里没有……”
  雨夹杂着桂花的味道在庄园任意的飘散,空气也被桂花染上了甜味,冰冰凉凉的雨丝有节奏的旋转然后落下,仿佛古筝断了的细线带着音律 。
     可雨再美也会毫不在意的打湿了少女的肩头、发丝,连鼻尖也抹上了冰凉。
盲杖滴滴的打起了水花,急促的敲打着整个地图 。
她——不在这里。
“喂,海伦娜你会想家吗?”
恍惚间那个人的发丝从她手尖滑落仿佛真的会逝去,她紧张起来想去抓住她的手,牵紧她的蝴蝶。
“我随便说说的,别紧张,海伦娜”
红色的蝴蝶重新回到了手心
那个人揉了揉海伦娜皱眉的额间,芊芊细指若玉石般揉开了那眉头。
海伦娜紧紧抓着的手却没有被揉开,白皙的手有了红印,若似乎血梅一般红得滴得出血来。
她听见了,那句随风落下的声音——我总会走的。
军工厂没有她的身影。
那抹红梅般的倩影,墨色的发丝轻轻的舞动,微微的笑着露出危险的光芒,身动银铃响。
可现在没有银铃了,没有声响了,军工厂安静的只有机器在沙沙作响。
海伦娜放慢了脚步,把怀里面的东西搂的更紧了,不会冷的。
海伦娜走出了军工厂的大门,穿过了红教堂,白色的花束被遗弃在角落,少女的脚步声惊醒了神明。
“这里也没有……”
海伦娜细细的喘着气,尘封的教堂被激起了灰尘。
海伦娜扶了扶眼镜,这里是那个人最悲伤的地方。
宾客未至   佳人已逝
黑色的新娘算不算荒唐
瓦尔莱塔描绘出来的画面,悲剧的曾经,落幕的婚礼。
海伦娜走吧 她的曾经故事你从未参与过。
红色的教堂,钟声残破不堪,有人把回忆化进不会再响的钟声里。
湖景村的夜风夹杂着咸味,风轻轻的划过海伦娜被磨出血的脚腕,海伦娜听见了风里有其它的声音……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有人在唱歌……
声音仿佛滚落的玉珠,玲珑悦耳 。
是她!
海伦娜加快的脚步   向声音寻去。
高船上熟悉的身影  墨色的她,衣服任风吹的翻动,青丝被直接的发下,一身素衣被月光装点的洁白无暇宛若嫦娥。
眼波留连似水 歌声曼妙清丽
海伦娜悄悄地走过去
“人有悲欢离合”
你的过去的悲伤我来弥补,桂花香从她的发丝间散出
“月有阴晴圆缺”
何时的月亮我都陪你去你看,海上的轮月升起来了
海伦娜拥了过去,泪滑落——只要你别离开我,我不会百步穿杨,我当不了你的后羿,我愿当你的玉兔永远陪着你
红蝶看着落入怀中的她轻笑,抱起小小的她飞向天空
歌声响起   圆盘般的月亮将他们包裹
红蝶轻吻海伦娜沾湿的眸子  轻轻的唱
“许你人长久   与我共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