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星墨玉

(* ̄︿ ̄)哼

风雨成疾

这个大概会写一个系列吧,每一个人得会哭泣,可哭泣的理由都不一样,艾玛的,艾米丽的,玛尔塔的,小特的 ,还有我们的,文如↓


“该停止你的游戏了,玛尔塔!”是父亲带有绝对命令的口气,不容反抗。

玛尔塔浑浑噩噩的被拉了回来,无数的信息冲刺着她的脑袋,她紧抿着嘴,一股沉重的气压从头顶涌来。

母亲手中的报纸印证着她最不想要的结果

飞机——大雾——坠落

不……不会的

“父亲,我没有……”

“玛尔塔!你还要继续你那荒诞的梦想吗?”是母亲尖锐的话语,老妇人脸上厚重的粉底被挤在了一起,像玛尔塔抹不开的阴影。

她被仆人“送”回了房间,一阶又一阶的楼梯,脚步“哒哒”的响着。

心一点点往下沉去

像被剪断翅膀的鸟

落入无尽的深渊

门关上了,漆黑的夜晚将绝望蔓延,带着寒意。

玛尔塔无力的沿着墙壁坐下,褐色的眼睛失去了光亮,像沙漠。

“不……不会的”喃喃自语,明明早晨他们还在被窝里面相拥,他还亲吻了她的额头,依然带着阳光的笑容和她告别,怎么会就这样走掉呢?

“只是梦吧”

可滚烫的泪珠早已经划下,落入颈窝,好凉,落在心口哪里,可霎时间又携着无限的刺痛把心脏分割。

——那是个女儿真可惜

——你应当柔顺,并具有同情心,并完全无私,成为“家里的天使”

——玛尔塔,认清现实

——哦,女人,总是那样

——      ……

他们只会指责,没有人愿意听她讲话,他们告诉我,要做什么!该做什么!可我不想,我反抗为了自己,可在他们眼里我的一切都那样的不得体,越反抗越像一个笑话。

除了你——亨利

你是不同的,你那蓝色的眼睛永远认真的看着我,没有讥讽,嘲笑,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尊重,那样的目光,仿佛希望前的破晓。

可为什么!神呐!要把我唯一的光也夺走

前方的路我看不到了,好黑

玛尔塔呜咽了起来,她想说什么,却只剩下颤抖。

闪电一瞬间的电亮了房间,熟悉的影子出现,亨利坐在了窗前,穿着那件洗旧的白衬衫,和煦的笑着美好带着不真实。玛尔塔啃啃呛呛的爬起,你还在哪里对吗?亨利,对的吧,这一切只是梦罢了。

可亨利在玛尔塔触碰的刹那和光亮一起掩埋了,化为了乌有,雨下起来了

“亨利,这是你的玩笑吗?

雨幕化成天窗,把世界关上了

“亨利,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

玛尔塔声嘶力竭的喊着,泪珠一滴一滴的划下,摔得四分五裂面目全非。

风雨成疾  再也不会停了


明信片——花语

第2张明信片

画着各种各样的花瓣

那个少年仿佛和玛尔塔再也没了交际,仿佛是茫茫人海中的擦肩而过

   可几个星期之后早上送来的花又是谁呢。

第一周

一大篮子的紫丁香被放在了玛尔塔的店门口,那天阳光明明肆意的挥洒,可那片淡淡的紫色将那一角落的无比安静。玛尔塔蹲下触摸,依然带有露水的花瓣。

“是谁送的啊,连个名片都不给一个吗?”

马尾一高一低的摇动,眼睛四处的望着,鼓起了嘴巴。

“嗯,不管是是,谢谢你了”玛尔塔对着空无一人的白石子马路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或许在某个路口也有人这样与她相视一笑。

好久之后玛尔塔才知道紫丁香的话语

                   “初恋”

第二周

是一盆小小的雏菊,依然没有署名和卡片

“到底是谁啊”玛尔塔抱着那小小的雏菊皱了眉。

“诶,是雏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眯着眼睛看着玛尔塔的雏菊。

玛尔塔认出来了,是对面面包店的老太太,白花花的头发像街头新出的棉花糖。

“我们家老头子年轻的时候经常送我呢”

“啊?夫人,早上好”玛尔塔突然反应过来

老太太仿佛没有听见,自顾自的说道

“在罗马神话里,雏菊是森林中的妖精 ——贝尔帝丝的化身哦,小姑娘”

“看看你周围是不是忽略了什么”说完变慢吞吞的走回了店里,看着依然绞尽脑汁的姑娘,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其实那天的早上老太太都看见了,一个男孩的身影在清晨的迷雾,为她的姑娘而来。

“年轻真好,是不是,老头子”

“嗯”老头子回忆里有个女孩,在雏菊花盛开的时候,在阳光下灿烂的笑,现在那个女孩就在他的身边。

第三周

依然清晨,依然如期而至的花—粉色的满天星。

“深闺淑女”玛尔塔脱口而出,这是满天星的称号。满天星在花篮里显得谦逊又和煦,粉色的花朵不引人注目,而大大的一团,像把天上点点的繁星都被送入你手中

“谢谢啦,让等了那么久”语气有着无奈,玛尔塔今天起的好早,这一周的开头是个雨天,她在阳台上看见了他——奈布,萨贝达。

“只不过,下一次,我就会把你抓住了哦”

语气一转,精灵古怪的女孩这一次一定会抓住清晨的小精灵呢。

紫丁香——初恋

雏菊——永远快乐

粉色的满天星——永远不可或缺的配角,甘做配角的爱。

明信片——等待

明信片

寄件人   :玛尔塔  贝坦菲尔

收件人   :奈布    萨贝达

“奈布先生,今天你消失的第3个月,我把这张明信片再一次放在了那个破旧的邮箱里,里面还躺着之前的11张明信片,虽然我从来没有期待你可以看见,一直坚持大概是我……傻吧”

    玛尔塔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将围巾遮过脸颊,马尾在空中划开了夕阳。

     背后的邮局早已经是一片废墟,夕阳的光落在废墟上为添一点温柔,而那邮箱的一点点青绿在这样落魄的岁月里面显的无比珍贵。

  风依然带着凉意

“明明已经3月了……”玛尔塔轻声的抱怨

“砰!”

一阵枪响在远处响起,持续一个月的革命已经将这所城市抹平,只剩下还在苦苦呻吟的夜晚和人们。

“倒霉……得快点回去了”

白色围巾的尾巴融进黄昏,扫过这些曾经和平的路。

“我回来了”

    玛尔塔推开木门,咿咿呀呀的声音是木门在抱怨玛尔塔的粗鲁,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从屋顶的一角跑了进来休息。屋内玛尔塔绕过破烂的桌椅到了吧台,翻出一瓶半的红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月光揉着玛尔塔发红的眼眶  玛尔塔看着昔日繁华的酒吧,想着曾经的他

她在这里已经等了多久了?

久到她可以把她和他的故事重新的回忆一遍

第一张明信片

画着初春的叶子,和一只屋檐下的小狗

“喂,醒一醒,别在我店门口睡觉啊啊啊”

玛尔塔用扫把揣了揣门前的不速之客,一个满身带血的男人倒在了她的酒吧前,玛尔塔看他依然不动。

盯——

“啧……麻烦”玛尔塔把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拖进了店里,那天早上下着小小的雨,血迹在阳光来之前被洗刷干净了。

“哇塞”玛尔塔有些惊讶

  擦干净了那男人的脸,换上干净的纱布,忙完一切玛尔塔发现原来那个男人只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有些好看,可眉目间却是战争落下的无法抹去的记号。

玛尔塔不安分的手在男孩的脸上乱滑动着,描过鼻尖,描过好看的嘴形,描过……突然一双蓝色冷厉的眸子对上了她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玛尔塔吓得一个激灵坐到了地上。

“你好,我叫玛尔塔。贝坦菲尔”收拾好之后,玛尔塔伸出了手。

“奈布,是个刺客”他轻拍了一下玛尔塔的手示意,一瞬间的划过的冰凉触感让玛尔塔打了个寒碜,可奈布随便的态度让她有些生气,火大。

“这就是你对恩人的态度吗?我辛辛苦苦的把你拖进来,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重,我的制服都被你的血弄脏了,你连谢谢都不准备说一个吗”玛尔塔瞬间吐出一连串的话,脸涨红了,让准备转身离开的奈布停下了脚步。

“谢谢,玛…玛尔塔”少年的声音像被岁月打磨过的风铃

“啊……?”

玛尔塔一楞想不到对方竟然如此的干脆利落,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走了,桌上的咖啡也凉了,可是为什么我的脸那么热啊

  

“梦想,天空”
“荒谬,悲痛”
——————垃圾摸鱼

你知道吗?(2)

你知道吗?

有一种头痛叫机谢师

有一种惊喜叫巨力盲女

有一种绝望叫不救人空军

有一种无奈叫魔术师卡自己

有一种怀疑叫奈布秒倒

有一种非洲人叫幸运儿

有一种遗忘叫调香师不用香水

有一种可怕叫排位拆椅园丁

有一种迷茫叫求佛系

有一种厌恶叫ky党

有一种200线索叫祭司

有一种生气叫佛系分手炮

有一种喜欢叫cp

有一种道歉叫空军空枪

有一种敬佩叫手搓玩家

有一种完美叫国家队

有一种不平衡叫速修

有一种人体失常叫调香师

有一种谢谢叫3分一台

有一种耿直叫溜红蝶不回头

有一种手残叫无限停锯

有一种放弃叫黄衣守尸地下室

有一种体质叫吸鬼

有一种迷路叫新地图

有一种躲不掉叫空军脸上开枪

有一种碎片叫非酋快乐石

有一种讨厌叫要皮肤

有一种生气叫排位秒倒

“那你为什么还在坚持玩呢?”

“因为啊……”

有一种 留 下的理由叫你们

不是吗?


你知道吗?

有一种救援叫空军

“枪鸣之下  一切皆为虚妄”

有一种安全叫前锋

“有我在,你就不可能上椅”

有一种速度叫机械师

“我是你的骄傲吗?”

有一种及时叫先知

“预知未来 我却看不到我自己”

有一种遗忘叫调香师

“玫瑰两价,檀香五份,天兰葵、花梨本各一份”

有一种打光叫慈善家

“克利切只想保护孩子们”

有一种绝地逢生叫祭司

“不负神明   不负卿”

有一种医保叫小护士

“医者,自在人心”

有一种坚强叫佣兵

“战争归来,依旧少年”

有一种幻影叫魔术师

“他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

有一种配合叫压机

有一种敬佩叫120秒

有一种速度叫5台机

有一种可怕加4出

有一种赌博叫心跳

有一种团宠叫3上树飞

有一种团结叫轮流抗刀

还有他们呢

有一种微笑叫园丁

“艾玛,想大家都逃出来”

有一种爱情叫律师

“爱情从来不以死亡为终点”

有一种逃避叫冒险家

“你知道吗?我见过恶龙”

有一种光明叫盲女

“她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有一种沉默叫入殓师

“为故人而来”

有一种热血叫牛仔

“正义召唤我,美女需要我”

有一种美丽叫舞女

“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监管者们

有一种bug叫红蝶

有一种拉锯叫小丑

有一种迷雾叫杰克

有一种守尸叫黄衣

有一种切水果叫老头

有一种暗杀叫约瑟夫

有一种传送叫黑白

有一种加强叫蜘蛛

有一种以多欺少叫厂长

有一种钩子叫鹿头

有一种倒地叫闪现震慑

有一种恶心叫失常3连机

有一种理智叫不上头

有一种帅气叫

“投了吧~”

有一种充钱叫网易

有一种快乐叫第5人格


[欢迎补充 (づ ̄ ³ ̄)づ]

书到了啊啊啊啊啊 开心,我一马上更新,真的